国际观察:“美式人权”不应成打压他国的工具

文章正文
2021-04-13 12:55

3月2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过视频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举行会晤。布林肯表示,联合国是“多边体系之锚”,拜登政府认为这“至关重要”。当天,布林肯在对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讲话时又表示,联合国是各国协调应对疫情和气候变化等危机、共同捍卫普遍人权、维护世界稳定与安全的场所,美国在联合国的领导作用有助于实现这一切。

拜登政府就职以来,美国高调宣布重返多边主义。但布林肯的言论暴露出,美国所说的多边主义实则是美国主导下的选择性多边主义,只不过是给美式霸权穿上了一件华丽的外衣。这在美国政府近期推动的人权外交中表现尤为明显。就在2月24日,布林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议上发表演说,称美国将竞选2022年至2024年的人权理事会成员,希望其他联合国成员国给予支持。布林肯还提出美国要确保理事会成员维护“人权的最高标准”,并指责包括中俄在内的多国人权状况。美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目的昭然若揭。

首先,美欲借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华再打人权牌。美国新政府就职以来,一方面声称不希望与中国对抗,另一方面在国际舞台大打价值观牌,鼓吹“全球民主倒退”,企图在多边舞台拉盟友壮胆,逼中国就范。布林肯在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发言里曾表示,美国退出造成了“领导力的真空”,为中国“扩张影响力”提供了机会。美还在台湾、香港、新疆、西藏等涉及中国领土和主权完整的核心议题上挑战中国底线,把这些议题包装为人权议题,并为中国合理维护自身权利的外交行动扣上“战狼外交”帽子。美式“人权外交”,人权是借口,借此抹黑中国、遏制中国才是本质。

其次,美国“人权教师爷”的形象与其实际人权状况严重不符。美国一方面企图垄断国际人权话语权,充当“人权教师爷”,打着所谓维护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对许多国家指手画脚、肆意打压;另一方面却选择性忽视自身惨不忍睹的人权纪录,并多次发动对外战争,实为世界上最大的人权灾难制造者。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 46 次会议上,美国成为各方批判的“焦点”:116 个国家的代表和有关国际机构对美国人权状况进行了评议,对美国提出了 347 条人权改进意见,从被压迫的少数族裔到被践踏的贫困阶层,从被剥夺的健康和生存权到泛滥的枪支暴力。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的“战争成本”项目研究发现,美国发起的从2001年持续至今的反恐战争,造成超过80万人死于直接的战争暴力,其中平民约33.5万人。在疫情当下,美国大搞“疫苗民族主义”,造成全球“疫苗鸿沟”,这一系列行径无不暴露出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

第三,美国反复进退国际组织暴露出美对待国际多边机制的工具主义心态。2018年6月,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时任国务卿蓬佩奥说:“人权理事会是人权进步的障碍,是对美国的威胁”。如今,美国政府却以维护“人权的最高标准”为由宣布重返。可见美国既担心人权理事会成为制约其行动自由的枷锁,又不甘心退出导致的国际影响力下降。美国对待国际组织总是在利用与限制、塑造与防范之间摇摆,在得与失的天平秤上反复掂量。但是,成为国际组织的一员就必须履行义务。既然布林肯意识到了“为世界各地争取人权的保证都必须以为国内人民争取人权的保证为基础”,那么美国就应该首先检视并反思国内的人权状况,而非以人权议题为矛攻击他国,炮制人权优越感和双重标准。

倡导和保护人权是国际社会的共同事业。人权不是口号,更不是打压他国的工具,而应该体现在实实在在的国内行动上。奉劝美国摒弃双重标准的人权牌,首先解决好自身的疫情、种族、贫困等问题,这才是人间正道。

(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编:于洋、常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文章评论